不吃面包了

坤音内部乱炖患者,非典型洋灵玩家。

小王子要长大啦

我总是觉得,十七岁当是个特别童话特别纯真的年纪,只要弟弟还是十七岁,我透过时间的洪流抬眸一望,他就永远还是那个系着暖黄色围巾,盘腿坐在自己的小星球上浇灌玫瑰的小王子。

好像一踏入十八岁就一切都不同了,他仿佛就一脚踏入了狡猾地、与世界和解的大人世界了。小王子就要长大了,离开他的小小星球,离开他心爱的玫瑰,去一个未知而叵测的世界了。少年不再和世界处处碰壁,不再与世界碰个头破血流,而是收起棱角,做大人。这样一想就让我有些恐惧又有些紧张。

  希望他永远是孩子,是少年,又希望他能做勇敢的大人。

现在你是勇敢优秀的小王子,以后你也会是披荆斩棘的大人,我相信。


818我gay里gay气的奇葩室友们(二)

*我活得好坚强,上次写文的本子一不小心被我当语文本交上去了,我居然还在继续写555

*没有文笔,瞎写。

*ooc属于我,美好属于他们。

*洋灵卜岳,楼主无特定身份,可以把他想象成陈博文?

http://wuzhuofan625.lofter.com/post/1e4cd839_12c29ebd4 上文

今天也为绝美aq流泪了吗 二十三楼

啊啊我来晚了吗!24好可爱!想给4买糖吃!

可乐不太乐 二十四楼

+1!

jmq今天娶我了吗 二十五楼

+10086!

红糖霜糕 二十六楼

+身份证号码!

……

KY一块砖 楼主三十楼

???不是,要不是我确定我没有把帖子发在校论坛上,我简直怀疑你们见过4了。你们怎么听了几句描述就嗷嗷叫着要给4买糖了啊?你们怎么回事儿?啊?

是媛砸不是媛子 三十一楼

哈哈哈哈脆弱的楼主生气了,吃醋了吗!

今夜无风星月长悬 三十二楼

哈哈哈哈楼主好好笑哦,暴躁楼主在线吃醋。

今天也为别人的aq流泪了吗 三十三楼

哈哈哈楼主考虑下把他们的照片放出来吗!想看西城y少长什么样子!

此用户未想到用户名 三十四楼

还有人型哈士奇!

今天也为绝美aq流泪了吗 三十五楼

吓鸡小王子!!

是媛砸不是媛子 三十六楼

哭包大模!!!

KY一块砖 楼主 三十七楼

照片啊,等他们几个哪天得罪我了我就放。

在讲正题之前,先解释一下他们之间乱七八糟五五六六七七八八的称呼,“y哥”“yy”“lzy儿”指2,“y叔”“老y”指1,“f子”“bff”指3,“小弟”“弟弟”“lyc儿”指4。缩写看上去好像挺难懂的,但我真滴尽力了!如果两个含“y”的分不清,就记住,看上去更显老的那个称呼就指的是1哈哈哈哈。

讲正题了!!!从13和24的初遇开始。

emmm怎么说呢,这两对的相遇都毫无罗曼蒂克色彩,反而充满了沙雕搞笑气息。顺便说一句,他们都两两相遇的,初遇的场景里,无我🙂

先说13的吧。播报一下13的忆苦思甜大会,据3本人后来在烧烤摊边声情并茂的讲述道,他和1是在大一开学军训时初遇的。你们知道吗,3,一个192长的如同雕刻的汉子,居然在军训第一天站军姿的时候晕倒了哈哈哈哈哈哈哈。据3本人的原话:“不是你知道吗。我那天真的特糗你知道吗。我那天真的是穿多了!就站军姿站了半个多小时吧也就,就觉着不行了,就“垹””地一声往后倒。可能是我命不该绝,又或者是老y太倒霉吧”“诶是我是我太倒霉。”1仿佛如一位捧哏儿一般突然捧了一句,可惜捧早了,逗哏儿的话还没说完。3又继续,“好巧不巧就倒老y身上了——因为他正好站我后面嘛。当时晕过去之前的唯一一个念头就是:诶?这水泥地面这么软的吗?”“瞎扯。你哥哥我八块腹肌多硬啊,软什么软真是。”1当时就愤怒插话。结果2这个沙雕又凑上去打断人家老两口忆苦思甜:“男人不能说软,你这个bff很不行呐。鹅鹅鹅鹅鹅鹅鹅。”对,那一串鹅叫就是2的疯狂傻笑。

1就翻个白眼:“扯什么扯啊真是,弟弟看着呢,有本事找小姑娘瞎掰去吧你。”1还话音未落,4突然就接话了,“y哥找什么小姑娘啊,他天天找我瞎掰就差不多得了。”

我!当时就突然愤怒地打断了4不满于13发糖而想要强行独自扛旗的xxj行为!于是我说,“行了吧你俩,我还想听bff讲故事呢。”啊,我可真是一位正义人士。4瘪着嘴巴,扯扯2的衣摆,像个没吃到糖的小朋友似的。2就把手抚上4的头顶,“乖。”靠,我是怎么也没法组织你们情侣狗秀恩爱了是吧!!!

然后1就接着讲故事了:“f子他还有啥故事可讲啊他,该是我的悲惨故事了。他“砰”一下砸我身上,我不就完球儿了吗我,都被他给压倒了,有他压着还爬不起来,俩同学来扯我俩呢。教官一看没办法,就叫我带他去医务室,顺便我后脑勺青了一块儿,也去看看。”2又狂笑“鹅鹅鹅鹅你背的动他吗?”1:“你哥哥我举铁是白举的么,当然背的动。”3很呆地一挠头,“诶不对啊老y,我咋听人讲,你一路上喘得像头牛,一进医务室把我放下就瘫地上去了。”“哎呦不是!”1佯作生气轻推3一把,得,这哥儿又开始对3光明正大的撒娇了。3果然特吃这一套,火速改口:“啊啊对对对,我记错了我记错了。”1伸手呼噜了一把3的寸头,跟摸只大狗狗似的。就差仰头笑眯眯地温声哄一句狗狗乖啊。emmm不得不说,就依1那张斯文败类的俊脸,我敢打赌还是会有蛮多小女生想当一秒他的小狗狗的。然后1说:“其实也没什么然后的,就是我吭哧吭哧扛着f子跑去医务室,我一个183的大男人扛着个昏迷不醒的192壮汉,费劲吧啦地前行,倒被人笑了一路。诶话说回来,你这肥爱减不减吧,你看着办。”前方大型192壮汉秒变委屈哈士奇现场!3这个人都蔫头蔫脑,老老实实扁嘴:“我减我一定减!”于是乎2和4又出场凑热闹了,一齐抢过了3面前的羊肉串:“来来来既然你要减肥,那哥哥/弟弟就受累一下帮你解决了。”

这场别开生面的“忆苦思甜”大会就没什么结局了,无非是三只xxj互啄为了几只羊肉串打起来,然后成熟如我和1一边坐看一边受累把他们几个几个的串儿包圆吃到撑死罢辽。

24相遇等会儿再讲,我打字快累死了!一个人躲在被窝里一边心酸打字一边望着屏幕傻笑,还要躲避1234他们的声波攻击!我好可怜呐!快夸我!!!

今天也为别人的aq流泪了吗 三十八楼

啊啊啊第一!@今天也为绝美aq流泪了吗 姐妹速来!

红糖霜糕 三十九楼

夸爆可怜巴巴的楼主!xxj互啄,“成熟稳重”的大哥笑看是什么可可爱爱的场面啊!

今天也为绝美aq流泪了吗 四十楼

我来了!虽然楼主你超棒,但是为森么要打断4独自扛旗啊啊啊!想看24糖!

KY一块砖 楼主 回复四十楼

因为我不想看,嗝儿,我狗粮吃得好饱。

818我gay里gay气的奇葩室友们(一)

*第一次写洋灵卜岳,不存在文笔这回事,还望包含_(:з」∠)_

*微量试水的论坛体。

我的室友之间都有奸情?!

KY一块砖 主楼

大嘎好,我今天就是来818我的四个奇葩室友的。

adsjjtslm 二楼

前排!

红糖霜糕 三楼

前排蹲戏。

……

KY一块砖 楼主 八楼

dbq各位小的来晚了!

刚刚吃狗粮噎着了所以才耽误了会儿!

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国内某知名高校英语系在读大二生。我叫什么不重要,如果你们愿意的话,就叫我小明同学吧,就是那种无时无刻不伴随在你的生活中的小明同学。悄悄告诉你们一句,生活中不缺少我,只是缺少发现我的眼睛哦👀

进入正题。因为是这座宿舍楼的最后一间宿舍,所以我们宿舍并未住满,六人间只住了五个人。虽然我只有四个室友,但每一个都是“人间精品”,一个顶俩的那种。

人间精品 九楼

???

jmq今天娶我了吗 十楼

哈哈哈小明吃慢点儿,急什么,心急吃不了热狗粮。

KY一块砖 楼主 十一楼

……卜了吧,狗粮热的冷的我都不想吃,汪(不是)。

先容我给我的室友们按年龄顺序取个代号,就叫1234吧,嗯这名字真棒,我真有才。

先说说1,1是我们宿舍当之无愧的老大哥,土生土长的首都人,家里有房有车有存款还有北京户口,长得一脸斯文败类,钻石王老五本五,人称“西城y少”——呵,然而以上都是狗屁,这哥们儿对着3撒娇一套一套的,能把3哄得被他卖了还替他数钱的那种神级操作。

而3呢,192的人型哈士奇罢辽。长得凶到感觉自己随时会挨打,身高一米九二走路带风,还是调剂来英语系的,听说人原本是去服装表演系的。事实上却是1口中的“可爱小f”,1专属的好脾气会做饭小狼狗,啊这该死的反差。

adsjjtslm 十二楼

啊这个设定有点带感!

今天也为绝美aq流泪了吗 十三楼

@今天也为别人的aq流泪了吗 姐妹速来围观年下可爱攻*年上宠溺受!

是媛砸不是媛子 十四楼

“西城y少”撒娇哈哈哈笑死我。

今天也为别人的aq流泪了吗 十五楼

我来了姐妹!

……

KY一块砖 楼主 十九楼

介绍完了13这对狗情侣再来讲讲24这对狗情侣。

2的长相用我一朋友的话来说,就是club里最靓的帅哥,仿佛下一秒就能同他去闯夜场。身高188,走路大模风范十足,看人一副看垃圾的眼神,考上了服装表演系又不知道抽什么风费好大劲儿转系。其实本质上就是个一看悲情电影就眼泪吧嗒吧嗒掉的哭包,怕鬼怕虫怕螃蟹,骚话满天飞,爱好是吃饭睡觉打4。

4的外貌该怎么说呢,总之依我的直男审美都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好看的男生吧,表面乖得想只小白兔,全系女生都是他妈的那种可爱外表。但是容我在全系女生看不到的地方大声bb一句,4他明明就是个河北虎x!一天不皮浑身难受,被2带的也满口胡话,敢吓鸡敢整蛊辅导员,爱好是吃糖吓鸡怼他哥(然后通常就被2揪过来一阵“爱的教育”),还一天到晚号称“小可爱”“大壮男”“小王子”。

以上,就是四位奇葩老哥的简介。

是媛砸不是媛子 二十楼

怕鬼的哭包大模和嗜糖的吓鸡小王子是什么神仙设定555

lightfire 二十一楼

哈哈哈看完人设我就觉得一定会是个hin有趣的故事。

KY一块砖 楼主 回复二十一楼

唉,相信我,对于我这个吃狗粮群众来说并不有趣。

老福特的打赏为啥只能支付宝支付😭真的想给神仙们打钱!

不看乙女向了555甜的虐的都想哭,尤其是甜文那种对女主嫉妒我受不了啦😭

和我搞一个cp的都是些什么文学家?幼儿园苗苗班瑟瑟发抖。

[奇毓]我可能有两个假爹[摊手(3)

*诈尸式更新。
*我自己写的时候都觉得他俩真是小天使啊555这可能就是天使的绝美爱情吧。
*ooc大户,幼儿园苗苗班文笔。
*暑假结束前一定有四!!!



  两个星期后,尹毓恪出院回家。
  焦迈奇早早叫来了一大帮朋友,说是尹毓恪现在金贵得很,要多喊点人来才好照料他,整得跟恭迎黑社会老大重新出山似的。黄榕生还饶有兴味地一个个点起了人数,“一二三四……”赵英博眼白向上一翻,没耐性地打断了黄榕生幼儿园傻孩子般的数数,“放心,哥你数不出来的,焦迈奇才是真真正正的交际花本花。”回应他的自然还是熟悉的一长串盒盒盒盒盒。

  病房卫生间中正准备换衣服的尹毓恪此时心情却不那么愉快。尹毓恪生子之后饶是多天清粥小菜也还是胖了不少,平日里穿的衣服穿着实在有些艰难,而焦迈奇显然也未曾预料到会有这种事情,没有准备孕妇装带来,一时间尹毓恪竟没有合适的衣服可穿了。
  尹毓恪不得不把刚脱下的病号服又重新套了上去,他对焦迈奇指指门外,“你去找黄榕生赵英博要件衣服来吧。”焦迈奇挠了挠头,一溜烟跑去房门找黄榕生赵英博要衣服。
  黄榕生二人听得一愣,同时一扯衣领就准备脱,焦迈奇却是忽然一只手拦住一个,“你们两个是智障吗!就只穿了一件衣服,脱啥脱啊!打算光着膀子出门吗!”这俩人皆是一愣,继而才后知后觉的想起这是酷暑炎炎的七月,谁还穿两件衣服出门啊?然而不等他们俩反应过来,焦迈奇忽然大无畏的往卫生间里冲,“你干什么去?要不我们俩出门去买一件?”黄榕生急忙喊住他,拉上赵英博就急匆匆地准备出门。“脱我的!”焦迈奇的声音从卫生间传来,听得门外二人又是一愣。
  一进卫生间,焦迈奇飞快地把门一关,用最快的语速一边脱短袖一边冲尹毓恪解释道,“他俩只穿了一件衣服,我的给你!可能有点大,能穿就行,不能我再找人借!”尹毓恪才想起这个季节哪有人穿两件衣服出门,不由暗怨起自己身上新长的脂肪碍事,“那你呢?准备半裸!”焦迈奇已经脱下了t恤,往尹毓恪手里一塞,“我没所谓,我不是有件背心吗,你甭担心。”尹毓恪望着焦迈奇却是忽然发现他瘦了许多,昔日让尹毓恪吐槽过八百遍的小肥肉已经不见踪影。尹毓恪又忍不住想起自己上涨的体重——即使是天天不得不吃得清淡,焦迈奇也仍然想法设法变着花样让他尽量吃的舒心,没有一天的饭菜是重样的,那样笨拙又那样执着的学习烹饪,大半夜里还为尹毓恪的一句话跑了两条街去买那么一小袋山竹,然后又技术娴熟地帮他剥好送到手边,傻乎乎又乐呵呵地看着尹毓恪大快朵颐,叮嘱他晚上不要吃太多水果,还不忘温柔地拿纸巾帮尹毓恪擦去嘴边的山竹汁液。
  尹毓恪望着焦迈奇殷切的模样心中一酸,迟疑片刻才不情愿地穿上焦迈奇的t恤,“傻子吗你!”以往尹毓恪穿上焦迈奇的衣服都空落落的像挂在身上似的,如今却差不多正好了,焦迈奇又嘴角一咧,“恪恪你看你胖啦,不是小排骨精啦。”说完他又搀着尹毓恪走出卫生间,那副小心翼翼的神态宛如宫廷剧中的小太监正搀扶着哪位娘娘,“走吧回家吧,回去之后好好休息休息。”
  尹毓恪还来不及说什么,门外等待已久的众人就一窝蜂围了上来,焦迈奇又一个个把人拨开,如同一个称职的侍卫一般,“让开让开,别挤着恪恪。”出院手续已经办好,焦毓奇也已经被母性泛滥的陈粒牢牢抱在怀里,焦迈奇刚想从陈粒手里接过,就被尹毓恪抢了先,“粒姐,给我吧。”
  自从生产后看了一眼以来尹毓恪都没能亲眼看看焦毓奇,此时这个小家伙正安详地睡在陈粒的臂弯中,小眼紧闭,小脑门子上还光溜溜的没几根毛,小手还不安分地动来动去没个停,肉嘟嘟的脸蛋儿红彤彤的,叫人实在想亲一口。尹毓恪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他低下头竭尽此生最大的温柔与爱,极轻极轻地在焦毓奇的小脸上吻了一下,仿佛怀中的小人儿是什么天大的珍宝一般。焦迈奇在一旁看得眼眶湿润,也轻轻的在尹毓恪光洁的额头上落下一吻,什么感动的话语都堵在了喉头,一句也说不出来。
  但是总有要煞风景的人——黄榕生轻拍焦迈奇的肩,“女儿傻瓜,走吧。”
  焦迈奇似是如梦初醒般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轻轻地握住尹毓恪的手心,上身只穿着背心慢慢地牵着他离开。
  过了很多年尹毓恪依然能清晰的记起那天女儿乖巧的睡颜和焦迈奇手掌心的温热,这或许便是人间最美好的两件事了吧,他偶尔这样想。

  焦迈奇的着装其实说打眼也不太打眼,毕竟一大堆朋友跟保镖似的簇拥着呢,生怕焦迈奇形象毁于一旦,把他牢牢拥在人群中心,让人几乎看不见里头还有个只穿着背心上街的沙雕。
  焦迈奇眉头皱得死死,又把人都扒开,“让开让开,你们挤着恪恪了知道不知道?管我的形象干啥,我又从来没有过这种东西,真是。”
  尹毓恪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一把在焦迈奇肩膀上重拍一下,“神经病啊你,不挡着你点儿你就这种油腻大叔形象上街?我不挤,一点儿都不挤,你别犯病了。”
  焦迈奇很无所谓的做了个鬼脸,把眉毛往上轻挑,然后忽然凑到尹毓恪耳边用极轻极轻的声音耳语道,“尹毓恪,我爱你。”是很郑重又很虔诚的语气,听得尹毓恪耳垂发痒,心头也发酸,直想掉眼泪。而转头一看焦迈奇,他却又已走开,一边嘴里说着“去去去”一边把朋友扒开,仿佛刚才那一瞬的告白根本不曾发生过,望着这副场景,尹毓恪忽然就落泪了。
  他太知道焦迈奇的个性了,刚才的话不是发疯犯傻,是他心底最真又最难以吐露的话啊。尹毓恪知道焦迈奇对他的爱有多深,更知道这一路走来他们有多不容易,焦迈奇为他付出了多少,他全都看在眼里。从怀孕以来,尹毓恪觉得自己就像一只无忧无虑的猪一般,他什么都不用操心,焦迈奇自会赶在前头为他忙前忙后处理好一切。孕期心情焦虑,也不是没有冲焦迈奇发过无名火,吼也吼过砸东西也砸过,可是焦迈奇从来不会说什么,只是冲过来抱住他,告诉他别不开心了,我会永远陪着你。天,这是前世修了什么福气呀,尹毓恪甚至暗自想。

宣一发群,占tag抱歉:)
群里还有很多空位,具体看p2!进群我们一起吃瓜看戏一起深夜玩智障游戏(呸)!
据某位不知名人士透露,进群群主会发红包🌝鬼知道真假👀
群里这么多可爱的xjm你确定不来吗!

ps,老岳在线等一个凡子,子墨在线等一个瑶哥

[奇毓]相性一百问(一)

*其实我也不知道能写到多少问2333如果少了,那剩下的问题一定是被我吃了[乖巧
*幼儿园文笔,之所以沉迷于相性一百问只是懒得描写以及过于热爱甜饼导致写不出虐的。
*这篇感觉写的奇奇有点过于热爱开车,恪恪又有点过于软萌了……但是尽量写进一点梗,然后贴近人设,其实我真的很努力写出口音了!
*ooc属于我,美好属于他们。

一。
媛:两位请自我介绍下吧。
奇:大家好,我是著名男高音歌唱家尹毓恪。
恪:大家好,我是微博知名时尚博主焦迈奇。

二。
媛:两位的性别?
恪:如你所见。
奇:时男时女,非男非女,可男可女,半男半女……
恪:简称人妖。
奇:(笑)反正我是不是人妖你晚上回家就知道了。
恪:……滚!睡沙发去吧你!

三。
媛:二位的关系?
奇:(伸手揽过尹毓恪的肩)也如你所见。
恪:(难得地娇羞)……嗯,情侣。
奇:但很快就不是了。
恪:嗯?
奇:是夫妻。
恪:(娇羞)……

四。
媛: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呢?
恪:比赛,一个队的,就……日久生情了嘛。
奇:(挑眉笑)“日久生情?”
恪:咋了?emmm……woc,焦迈奇,你不要瞎解读!
奇:难道不是?
恪:不是不是不是!才不是!

五。
媛:第一次见面是在哪里?
奇:(笑)三百强住的宾馆厕所里,听到他在厕所里唱歌,当时就觉得,啊可真是天籁。
恪:厕所里唱歌?我好像是有这个习惯……我印象里第一次见到他是在三百强棚唱的时候,他唱的《怎么我睡不着你也不来救我》当时我就觉得……emmm,我想去救他。
奇:(吧唧一大口在尹毓恪额前)那现在,你的这个愿望成真了,你已经救了我。

六。
媛:当时的第一印象如何?
奇:emmm……其实那次只听到了歌声,没看到人,就想这是哪个小天使下凡了呀。后来见到了人才知道这哪是什么天使呀,分明是个小妖精嘛。
恪:(脸红)哪哪有这么夸张!我第一次见他啊,他那时候还瘦瘦的,戴个帽子穿个黄t恤,就很阳光你知道吧?讲错了还那么狰狞那么二的一吐舌,就感觉还蛮好玩的。
奇:什么叫“那时候还瘦瘦的!”现在不也很瘦吗!跟老黄也差不了多少好吧!
恪:(冷漠)嗯,是差不了多少,也就那么二十几斤而已。
奇:嗯,没错,他比我中二十几斤,好,就这样。(老黄:喵喵喵???)

七。
媛:那第一次约会是在哪里呢?
恪:密室逃脱。那一次他倒是表现得很勇敢,还处处保护我来着,可惜后来在一起后他就开始装胆小借机吃豆腐了(冷漠)
奇:(快速摆头)才没有!再说了恪恪你这么瘦,哪有啥豆腐可吃嘛!
恪:那照你这体重,大概会有很多豆腐了。
奇:……
恪:不,你应该是豆腐成精了才对。
奇:……你个排骨精!大排骨精!

八。
媛:印象最深的一次约会是怎样的呢?
恪:(冷漠)马栏山的一家臭豆腐店,整场约会都“香气缭绕”。焦迈奇,我真的很怀疑你的嗅觉和味觉。
奇:不好吃吗!不好吃你还吃那么多,害我都没吃多少!再说了不是你死活不肯去吃螺蛳粉的吗,我只好带你去吃臭豆腐了(委屈巴巴)
恪:请问这两者区别何在???

九。
媛:二位又是因为什么契机而熟络的呢?
奇:(笑)一起尬舞嘛。我们两个都真的够不协调的,就那个舞都练了好久。
恪:这个我必须承认,还是我更不协调一点……
奇:没有啊,你明明很协调。
恪:你怕不是个智障吧?你从哪儿看出来的,情人眼里你是不是打算出个博尔特?
奇:(揽住尹毓恪的肩)你天天在我心里打转转,难道不协调吗?
恪:(轻掐一把焦迈奇的胳膊)你好烦。
奇:(笑)专门烦你。

十。
媛:谁先表白的?
奇:(指尹毓恪)他。十二进八那一场结束后,我正蹲那儿哭呢,他突然跑过来吧唧亲我一口,说他喜欢我,又问我喜不喜欢他,能不能做我男朋友,可把我整懵了,还寻思他是不是玩真心话大冒险输了呢。
恪:表白的确是一时头脑发热才冲上去的,当时看到黄榕生和赵英博淘汰也挺害怕的,怕他不知道啥时候也走了,也要离开我了,就……很恐慌嘛。就脑子一热跑过去了。但是,喜欢他是深思熟虑了的,绝不是一时冲动。
奇:其实那时候认识也不是特别久,我还没有能够认清自己的内心,也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就是……去接受这样一个事情嘛,还没能接受自己性取向的转变,就一下子就头脑空白不知所措了,所以也没有马上答应他,我就说我还要想想。我那天晚上坐在床上抽了一晚上的烟去思考,也没能做出决定,我太怕我哪一天万一又直回来了,耽误了恪恪,误了他的感情怎么办。所以其实那几天我都挺躲着他的。后来踢馆赛的时候和老黄聊了很久,他百般劝说我,我又抓着脑袋想了半天,我才下定决心去找恪恪的,我跟他说表白这种事情应该我来做才对。然后我说我喜欢你好,你愿意做我男朋友吗?就……我就等于又告白了一遍。其实我还真的很怕会害了他的。
恪:我就和奇奇不太一样,我不是会有很多顾虑的人,我就是……确定了就立马去做的那种人。还有,你绝没有害了我,相反,和你在一起后,我勇敢努力的理由都多了你这重要的一条。另外,别抽太多烟了,对嗓子不好,别学老黄(老黄:喵喵喵???✖️2)
奇:(亲一口在尹毓恪额前,笑)好。

[奇毓]我可能有两个假爹[摊手 ②

*这只是个过渡章好吧,啥事也没有,就是七拉根or巴拉七和奇毓的日常。
*其实我让老黄和狗子各自攻气了一把,到底是巴拉七还是七拉根……我也不知道……
*请不要吐槽孩子这个随意草率的名字,毕竟我就是这么草率哈哈哈哈。
*最后ooc属于我,美好属于他们。

二。
  这么温柔的尹毓恪当然是不存在的好吧[老黄脸摊手,但至少此时此刻他的确是没有力气也不想怼焦迈奇了,望着孩子红彤彤皱巴巴的小脸蛋,尹毓恪只觉整个人都温柔了不少,唯有满心的爱意与喜悦。
  望着焦迈奇抱着孩子狂亲的傻样,尹毓恪摸摸女儿的小脑袋,柔柔一笑,“给她取个名字吧。”
  一听这话焦迈奇瞬间抬头来了精神,他爱怜地亲亲尹毓恪的脸颊,“恪恪你放心,我早就替女儿想好了名字,焦毓奇!怎么样!是不是很响亮!本来想叫焦奇毓的,奇迹般的相遇嘛,当初咱家cp粉都这么说的,但是你这么劳苦功高,名字里当然要你在前面啦!怎么样!毓奇好不好听!”
  尹毓恪哑然失笑,“那她的小名岂不也叫奇奇?我才不要女儿跟你名字一样呢。”
  焦迈奇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手揽住尹毓恪瘦削的肩,“才不才不,像我才好呢,一大一小两个奇奇多好?”
  尹毓恪本想出口怼焦迈奇,想了想却又放弃了这个想法,只无奈地摇头,“算了算了, 奇奇就奇奇吧。”两个奇奇也没什么不好的,尹毓恪这么想。
  焦迈奇喜得猛地一口重重亲在尹毓恪脸上,“恪恪我爱你!”
  尹毓恪白他一眼,一手指了门口,“行了行了滚吧,我没力气跟你说了。”
  焦迈奇倒是自觉,尹毓恪一说他便立刻听令,又吧唧一口尹毓恪便一溜烟跑走了,边走边还在嘴里叨叨着女儿的名字,也不理门口同样焦急等候的黄榕生赵英博,自顾自地一路傻笑着走了。

  在医院里的日子是很无聊的。
  尹毓恪此时十分虚弱,前几天他无力到几乎连怼焦迈奇的劲儿都没有了,浑身轻飘飘软绵绵什么也做不了的感觉对尹毓恪来说实在是种煎熬,他不喜欢这种被伺候着的感觉,但是谁要伺候着他的人是焦迈奇呢,那就勉强忍忍吧。
  焦迈奇倒是和孕期里一样殷勤备至,干活干得无比心甘情愿,简直是爱上了为尹毓恪当牛做马的感觉,让尹毓恪翻个白眼说他是个抖m。
  黄榕生赵英博这俩也是常客,前几天天天跑过来,还带一大堆零食,可惜尹毓恪被医生嘱咐必须饮食清淡,只能看着焦迈奇赵英博在边上吧唧吧唧不停地吃。黄榕生倒是稍微好些,总是劝焦迈奇赵英博别在尹毓恪面前吃这么香,只可惜没过几天他自己也被拖入了吃零食大军的行列,真是一群意志不坚定的人,尹毓恪一边眼馋一边恨恨地想。
 

  这日,黄榕生赵英博再次带着大包小包的零食过来探视。他俩挑零食的品味见涨,尹毓恪   早上本就只吃了一碗粥,这下看得越发不爽,翻了个白眼没理他们。
  焦迈奇此时正在拖地,呼哧呼哧干得挺起劲,见他俩过来也是见怪不怪,只一指床头柜,“零食放那里啊。”
  赵英博把袋子往床头柜上一放便往椅子上一倒,黄榕生瞪他一眼,“狗子起来好吧,你是来看恪恪的又不是来睡觉的。”赵英博也不起身,只懒懒答道,“不会的,小七哥你放心,我只想和你睡觉。”黄榕生老脸一红,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尹毓恪就冷漠脸指着门口,“要秀恩爱的请左拐出门。”
  黄榕生赵英博这俩还没说什么,焦迈奇倒是很快冲过来,一把揽住尹毓恪的肩,一脸不爽道,“恪恪,我俩恩爱更多嘛,不怕他们秀。”尹毓恪翻个白眼也没推开他,“去去去,谁要和你秀。”
  赵英博慢悠悠接了一句,“我终于知道为啥贾昱不愿意来了,怕撑死。”尹毓恪再次翻了个白眼刚想怼,赵英博又补上一句,“不,他上次来了几回之后就已经撑死了。”
  焦迈奇认真脸搭上赵英博的肩,“放心撑不死的,你还是要劝他多来,不然我们恩爱秀给谁看嘛。”
  黄榕生一边盒盒盒盒盒还不忘一边打掉放在赵英博肩膀上的手,“别动,我的人好吧。”
  焦迈奇装模作样的弯腰呕了一声,“老黄你这么攻这么秀好恶心,等等!你俩到底是巴拉七还是七拉根???我怎么已经分不出来了……”
  “巴拉七!”“七拉根!”尹毓恪摊手,“成吧成吧,毫无默契可言,早知道你俩会这样。”
   虽然尹毓恪不在意,然而黄榕生赵英博两人还是很在意此事的,为巴拉七还是七拉根吵了半个多小时,谁也没争赢谁,最后尹毓恪逐客,黄榕生才一摊手,“你是攻你是攻好吧,反正回家就知道谁是了。”得,本以为黄榕生终于是想通不争了,没想到还是在计较,尹毓恪很是头疼,指挥着焦迈奇将两人直接给推出了房门。
  “拜拜拜拜,你们二位回家再争吧。”